畢業論文

打賞
當前位置: 畢業論文 > 藝術論文 >

試述《曹全碑》的中和之美

時間:2019-04-19 22:25來源:畢業論文
《曹全碑》是東漢隸書成熟時期的上佳之作,是漢隸書中秀逸清雅陰柔美的典范。不過,在質樸高古的總體書法風格的時代背景下,此碑也頗具雄強渾厚,肅穆剛勁之感

試述《曹全碑》的中和之美關鍵詞:中和  方圓  曲直  動靜  虛實
摘  要:《曹全碑》是東漢隸書成熟時期的上佳之作,是漢隸書中秀逸清雅陰柔美的典范。不過,在質樸高古的總體書法風格的時代背景下,此碑也頗具雄強渾厚,肅穆剛勁之感。其用筆圓潤沉實,線條遒勁秀潤,結構扁平勻整,體態舒嫻靜秀。在用筆上方圓兼備,線條上曲直并濟,形態上動靜合一,意象上虛實相生,與漢代陰陽五行的宇宙觀以及獨尊儒術的政治觀相契合,是陰陽相濟的中和之美---中國古代藝術創作的終極追求。34704
Please describe the Cao Quan tablet and beauty
Abstract: Cao Quan tablet is the eastern han dynasty official script mature period and delight, is in the official script of han message model elegant feminine beauty. However, in the plain the totality of ancient calligraphy style of era background, this monument is XiongJiang vigorous, solemn stiffness. Embellish their pen movements heavy fact, elegant lines show, and structure of flat even, posture ShuXian static show. Fangyuan have both on the pen, line on its merits and economy, form in one activity, begets image on the actual situation, and the cosmology of Yin and Yang five elements in han dynasty, and the author's political view corresponds to, is the beauty of Yin and Yang of economic and - in ancient China the ultimate pursuit of artistic creation.
Keywords: nakedness and fangyuan suggested action
《曹全碑》是東漢隸書成熟時期的代表之作,碑文系王敞等記曹全功績。此碑是漢隸中秀逸清雅的典范,用筆圓潤沉實,圓中寓方;線條遒勁秀潤,提按豐富;結構扁平勻整,中斂旁肆;體態舒嫻靜秀,風致翩翩。清人萬經評其書云:“秀美流動,不束縛,不弛驟,誠神品也。”[1] 總體而言,東漢隸書呈現出剛柔兩種風格并存,即中和之美,這與漢代陰陽五行的宇宙觀以及“獨尊儒術”的政治觀相契合。在此背景下,著眼到具體,作為官定法度井然的標準書體[2]的《曹全碑》,其書風既清新婉麗又典雅高古,也體現出這種中和之美。畢業論文 源¥自%六:維;論-文'網=www.aftnzs.live
一、“中和”釋義

所謂“中和”,是指人們認識和解決問題所采取的不偏不倚、執中適度的思維方式。中國傳統的“中和”思維最早可以追溯到《周易》。《易傳》中有關“中和”的論述不下三十處,其中凡帶“中”的卦艾都是吉卦、吉艾。《周易.系辭傳》說:“一陰一陽之為道。”就是說,陽和陰,剛和柔,是對立統一的,是“道”不可或缺的,是宇宙的矛盾統一。而書法藝術的“法天象地”,不無這“陰陽合德”的宇宙觀,體現了中國古代樸素辯證法---中和思維[3]。史伯(約公元前806---公元前771)也說過:“夫和實生物,同則不繼。以他平他謂之和,故能豐長而物歸之。若以同裨同,盡乃棄矣。”以及“聲一無聽,物一無文,味一無果,物一不講。”[4]他認為“和”就是性質不同的東西結合在一起,如果只是“同”---單一的色、香、味的簡單重復,就不能產生美,而要辯證的對立統一于---中和。
在漢代獨尊儒術,而儒家視“中庸之道”為天地之道,儒家經典著作《中庸》說:“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萬物育焉。”在藝術上講求“文質彬彬”、“中和為的”的思想。故漢代以儒家思想觀書法,講求“不偏不倚,無過不及” [5],認為一個時代、一個人的書風不能偏執,一切具體法度都必須體現著“中和”之美的創造[6]。
歷代對“中和之美”也極為追崇。唐太宗李世民在《筆法訣》中談到:“心神不正,字則攲斜;志氣不和,書必顛覆。其道同魯廟之器,虛則攲,滿則覆,中則正。正者,沖和也。”認為藝術應該“節之中和,不系浮放”(唐太宗《京帝篇序》。唐孫過庭在《書譜》中道:“違而不犯,和而不同。”提出書法應該筆畫各有伸展又不互相侵犯,結體和諧又不完全一致的辯證法則。又云:“初學分布,但求平正。”“平正”即“不激不勵”的“中和”的審美追求。明人項穆的《書法雅言》自始至終圍繞“中和”進行論述(古今、辯體、規矩、中和等),提到:“審思二語,與世推移,規矩從心,中和為的。”即書法應以不偏不倚的盡善盡美為鵠。而中和的美學觀在他的《書法雅言.中和》中體現的極為深刻,“會于中和,斯為美善。中者也,無過不及是也;和者也,無乖無戾是也。然中固不可廢和,和亦不可離中。”中為體,和為用,中體合用,才能達到書法的至美---中和之美。 試述《曹全碑》的中和之美:http://www.aftnzs.live/yishu/20190419/32301.html
------分隔線----------------------------
推薦內容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