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論文

打賞
當前位置: 畢業論文 > 文學論文 >

論張愛玲小說女性形象的悲劇性

時間:2019-06-28 20:21來源:畢業論文
張愛玲的小說具有獨特性。在與古代女性作品、同時代女性作品乃至當代女性作品的相比中,都可以見出張愛玲小說塑造的女性悲劇形象的這種獨特性

摘  要:張愛玲的小說展現了一個個在人性和生存中掙扎的女性悲慘世界。在張愛玲的小說中,所塑造的女性形象或獨立,或能干,或精明,但其最后的結局無一例外具有悲劇性。這些悲劇性的女性形象的塑造有多種原因,既與張愛玲的人生經歷相關,同時也是傳統文化背景下女性命運存在的體現,也受到特殊時代背景的影響。張愛玲的小說具有獨特性。在與古代女性作品、同時代女性作品乃至當代女性作品的相比中,都可以見出張愛玲小說塑造的女性悲劇形象的這種獨特性。36723
畢業論文關鍵詞:張愛玲;小說;女性形象;女性悲劇
   
On the Tragic Women Images in Zhang Ailing's Novels
Abstract:The novel writter by Zhang Ailing described many worlds where heroines struggled bilterly in the whirl of humanity and survilability.Women in her novels independent able-minded or smartcanny,are distinctively charactered but none of them could be avoid of the tragic fate .The creation of these tragic momen –imagies connects to various which not only relate to her life experence,but also be impected by the special background of that ages,Meanwhik their tragedies also reflect the fate of women under the traditional culture compaerd whit the ancient women′s works and even the works of our days,this kind of distinction of trigic women –images created by Zhang Ailing can be wildiy seen in her novel.
Key words:Zhang ailing;Novel;Female tragedy;Female image
目        錄

摘  要 1
Abstract 1
前言 1
一、張愛玲小說中女性形象悲劇性的具體體現2
(一) 心理扭曲的女性2
(二) 徘徊于婚愛漩渦中 3
(三) 命途多舛的女性4
二、張愛玲小說中女性形象悲劇形成的原因 5
(一) 自身成長經歷的影響5

源`自!六^維"論^文;網www.aftnzs.live


(二) 女性地位的影響6
(三) 五四運動的影響.7
三、張愛玲小說中女性形象的悲劇意義7
參考文獻9
致謝10
論張愛玲小說女性形象的悲劇性
   前言
張愛玲(1920—1950)原名張煐,是我國著名的女性小說家。張愛玲小說誕生于上世紀40年代,她的小說以上海和香港這兩個世界著名的大都市為背景,以這兩座城中最普通的市民為代表,塑造了一個個真實的女性形象。她所塑造的女性形象與其他女性作家中女性形象相比,更具有心理描寫的深度,這些人物形象“攜帶著新舊交替時代的文化氣息,浸濡著創作主體的生命體驗,充滿著人生蒼涼的意味”。[1]張愛玲的小說展現了一個個在人性和生存中掙扎的女性悲慘世界。本文通過小說中女性悲劇性的體現、原因以及這種寫作的影響三個方面來探討張愛玲小說女性形象的悲劇性。
一、張愛玲小說中女性形象悲劇性的具體體現
在張愛玲的小說中,所塑造的女性形象或獨立,或能干,或精明,但其最后的結局無一例外具有悲劇性。對于這些眾多的女性形象大致可以分為三類:一種是心理扭曲的女性,比如“《金鎖記》中的曹七巧、《沉香屑:第二爐香》中的蜜秋兒太太等;另一種是徘徊于婚愛漩渦中的女性,如《傾城之戀》中的白流蘇、《怨女》中的銀娣等;還有一種是命運多舛的女性,如《十八春》中的顧曼楨、《花凋》中的川娥等。
(一)心理扭曲的女性
《金鎖記》中的曹七巧是張愛玲作品中典型的心理扭曲者。曹七巧原本是一家麻油店的女兒,衣食不愁。當她還是伶俐活潑、對生活充滿希望、對愛情滿懷憧憬的曹大姑娘時,哥嫂為了攀上豪門以貪圖財產,把她嫁給了富貴大家族姜家的那個“沒有生命的肉體”——身患骨癆的姜二爺,不幸的婚姻使她備受壓抑和痛苦。曹七巧在嫁到姜家以后,日子過得并不好。她出生低微,在姜家這個大家族里,沒人看得起她。姜老太太沒把她當作兒媳婦,認為她只是伺候兒子的丫鬟;曹七巧與妯娌大少奶奶、三少奶奶平起平坐,但她們不愿搭理她;她想討好小姑子云澤,云澤卻說她“討人嫌”;連她身邊伺候自己的丫頭小雙都在背后說她閑話。可想而知,七巧在姜家的日子是多么的痛苦,心理也難免變得有些扭曲。她愛上了自己的小叔子姜家三少爺季澤,認為她和季澤在一起才是自己想要的愛情。卻全然不顧季澤已經有了家室。她牢牢的掌握著自己的兒女的命運,逼死了自己的兒媳婦,讓兒子和自己一起抽大煙。她迫使女兒退學,知道女兒有男朋友后,在背后作祟破壞女兒的婚姻,使女兒早早斷了結婚的念頭。 論張愛玲小說女性形象的悲劇性:http://www.aftnzs.live/wenxue/20190628/35283.html
------分隔線----------------------------
推薦內容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