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論文

打賞
當前位置: 畢業論文 > 文學論文 >

路遙小說青春人物韌性精神悲憫意識

時間:2019-04-30 22:54來源:畢業論文
從青春人物塑造、堅韌的精神內核、悲憫意識、現實主義的堅守四個層面探索路遙小說的奧秘,立足于當下揭示其小說的現實意義,以示其作品受寵于幾代讀者間絕非偶然

[摘 要]:路遙的小說一直受寵于讀者,并在多年傳播中經久不衰,在文學界可謂是一大奇跡。本文著重從青春人物塑造、堅韌的精神內核、悲憫意識、現實主義的堅守四個層面探索路遙小說的奧秘,立足于當下揭示其小說的現實意義,以示其作品受寵于幾代讀者間絕非偶然。35062
[畢業論文關鍵詞]:路遙 青春人物 韌性精神 悲憫意識
隨著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的熱播,原著閱讀在讀者群中掀起新一輪熱潮。路遙生在貧瘠閉塞的山村,長在文化荒蕪歲月,正是這樣的一位作家的作品,在幾十年間的傳播與接受中仍然炙手可熱,打破了三年一代溝的說法,沖擊著一代代人的心靈,呼應著當代人的情緒訴求。著名文藝評論家李星在最新的《文學報》中談到:“我見證了他創作《人生》前后在中短篇小說領域的努力和不被承認的失敗感,更見證了《平凡的世界》在當時中國文壇和文學界,特別是批評界所遭遇的普遍失望和冷淡。然而,他卻以一人執拗和堅持,如其所愿地打敗了整個中國文壇和同樣執拗的中國批評界。” 路遙創作的年代,正是文藝界爭鳴發展的年代,然而,他卻是時代里反其道而行的堅守者,路遙的作品為何具有如此大的魔力?這顯然與他文學創作中固守的理論密不可分,實踐證明他的創作符合大眾的審美期待。
一、    青春人物塑造
青年時期是每個人成長的轉折期,這個時期的人總是有各種不安與躁動,思想上是極其復雜與波動的。路遙在《早晨從中午開始》中談到自己的創作歷程時,提到了青年時期,即“任何一個人,尤其是一個有某種抱負的人,在自己的青少年時期會有過許多理想、幻想、夢想甚至妄想。” 在他即將告別青年漸進中年時,創作了一部部與青年有關的小說,應驗了“當一個人在某些方面一旦具備了某種實現雄心抱負的條件,早年間的夢幻就會認真地提升到現實中并考察其真正復活的可能性。” 路遙在心中有一顆青年時期的壯志,這種從青年走過的心理歷程以及青年時期留下的夢幻與愿景,不自覺的讓他的小說從青春人物視角切入,描寫眾多青年人物形象。 源¥自%六:維;論-文'網=www.aftnzs.live
每一部作品總有令人印象深刻的人物,這也是成功作品必須具備的要素之一。合上路遙的小說名作,印在我們腦海里的不是德順老漢、孫玉厚這樣的長者形象,而是高加林、孫少安、孫少平、田曉霞這樣的青年人物、青年時代,路遙從青春人物視角出發,使得每一代青年人在此階段能找到某種相似的契合點。
《在困難的日子里》、《人生》、《平凡的世界》這幾部小說中,路遙先生從一而終的描繪了血氣方剛年輕人的生存狀態與艱難險阻。高加林是復雜并相當真實的一個初出茅廬的年輕人,在黃亞平看來,“有點像小說《鋼鐵是怎樣煉成的》里面的保爾柯察金的插圖肖像;或者更像小說《紅與黑》中的于連索黑爾。” 黃亞萍愛他的男子漢、大丈夫、血氣方剛,在高加林身上有青年男子的氣魄、憧憬、不甘,也有像困惑著無數現實中的青年一樣的問題,在面對愛情、事業抉擇時感到不安、矛盾、困苦,他掙扎著在巧珍與亞萍之間選擇,關乎道義,關乎未來,最終的選擇依靠的是此刻的生存環境與狀態。他臨界于理想與現實之間,但終究敵不過命運所開的玩笑。加林從鄉到城,從城到省城再回到鄉,巨大的視野變化沖擊著青年男子的內心,現代文明誘惑著有志青年去施展才華,他不斷的向往更大更繁華的城市,濃烈的精神欲望牽引著他的思想。但路遙至加林于一個對未來無知的環境中,正如當代青年人的生存狀態一樣,所做的決定只看現在,難以預測未來,那個朦朧美好的未來世界只能等待,因此路遙《人生》中的最后一章并非是結局,回到原點的加林不是靜止的結局,而是一個在路上依舊掙扎的青年。 路遙小說青春人物韌性精神悲憫意識:http://www.aftnzs.live/wenxue/20190430/32842.html
------分隔線----------------------------
推薦內容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